第七二章 番外五

小说:重生之帝妻作者:祈幽更新时间:2019-01-19 13:08字数:241411

大夏的都城名为西凉,取极西之地的意思,最热的六七月是这边最难熬的日子,白日酷暑难当,夜晚却一下子冷若寒冬,一热一冷的简直能够让外来的人发疯,但当地人却十分的自得,甚至以这份独特而洋洋得意,这可是独一份的气候,其他国家哪有!

楼沂南他们便是在这最难熬的日子来到了西凉,六月末的日子白日的热与夜晚的冷,冰火两重生,好强烈的对比。楼沂南和祁承乾原计划在这边滞留一两天,待肖冰至探亲之后就离开的,毕竟不是本地人,这边极热极冷的气候很难适应,就算是肖冰志也对此也难以忍受,住在大齐时间长了,他也算是半个大齐人了。

可是在路上的时候,楼骁亦受了风,整个人都变得恹恹的,最难受的时候还发了高烧,这可把楼沂南和祁承乾急坏了,眼见着小家伙粉嫩的小脸带上了病弱的惨白色,肉嘟嘟的脸颊也瘦了下去,为人父母怎么会不着急。

水土不适是最大的原因,楼骁亦只能够静养,就算是有荣意的诊治和悉心照顾,也不可能一下子就好了。

在西凉租了院子,偌大的院子里头还有一方挺大的池子,池子里种着各色的荷花,粉的、白的、黄的,素雅清淡又显得热闹不凡,放眼望去,或含苞待放的或全都绽放的荷花亭亭玉立,田田荷叶仿佛延伸到天际,荷叶之间有五颜六色的锦鲤游动戏耍着,被人养出来的鱼并不畏惧人声,反而争相用漂亮的鱼尾拍打着水面,溅起晶莹的水花、发出清脆的水花声。

湖边种着高大的柳树,柳树垂下了嫩绿的枝条,枝条随风摇曳,有着轻轻柔柔的、散漫的味道,柳树上趴者许多知了,知了不知疲倦的叫唤着“热啊热啊”,使得燥热的白热更加闷热。柳树下,祁承乾抱着楼骁亦面向荷花池站着。

祁承乾穿着一身轻薄的长衫,一改以前穿着素淡的风格,今日穿着的衣衫是樱草色的,淡淡的黄色就像是池子里头的黄色莲花,清丽而妖冶。他的怀中抱着一个小小的孩童,孩子神色恹恹的,但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却一眨不眨的看着荷塘里头的众人,眼睛里头全是羡慕。

荷塘里头,几只小扁舟在荷花之间穿梭着,楼沂南用力一撑撑篙,小舟拨开荷叶、荷花轻快的往前,他架着的小扁舟里头坐着荣小裕,七岁的他一点儿都不怕,站在船尾用手够着荷花和成熟的莲蓬,小舟里头已经放了许多。

趴在祁承乾怀里面的楼骁亦轻轻的喊了一声:“爹爹。”

“嗯?”祁承乾应了一声。

“想喝水。”楼骁亦软绵绵的说道。

“春风,把水送来。”祁承乾朗声喊了一声。

不远处春风连忙倒了温水出来,温水里面放了一点点的蜂蜜,喝起来不会感觉太过寡淡,楼骁亦现在嘴巴里就淡得很,吃什么都感觉不舒服。祁承乾拿着杯子送到儿子的嘴边,楼骁亦低了头,两只小手搭在祁承乾的手上,小口小口的喝着,看来是真口干了,一下子去了小半杯,感觉小肚子都圆了。

“啊,感觉好舒服。”楼骁亦抬起小手擦掉嘴边的水渍,还学着大人满足的叹息了一声,人看着也精神了许多。

祁承乾笑了笑,神情很是柔和,“口干了怎么不早点儿和爹爹说呀?”

楼骁亦抱着祁承乾的脖子,毛茸茸的脑袋在爹爹的脖子上蹭了两下,“刚才不想说话。”

热伤风最难受,特别是在西凉这种季节,也难怪楼骁亦会没有精神。他满眼渴望的看着池塘内的父亲,“爹好厉害哦,撑船的动作最好看了,嘻嘻,小叔叔看起来好乱耶,肖叔叔真可怜。”

湖内大小相似的扁舟有六七个,楼沂南和荣小裕一艘、肖冰志和荣意一艘,其他的都是下人们用着,护在两只扁舟的左右、谨防万一。楼沂南划船的动作潇洒、肆意,反观荣意那就是手忙脚乱、顾头不顾尾了,大呼小叫的撑着篙,好好的一方静水都被搅和成了浑水,惨不忍睹,也只有肖冰志能够忍。

但是也没有忍多长时间,荣意一个不小心手上动作大了,脚就跟踩在棉花上一样,身体变得东倒西歪,扁舟一阵剧烈的晃动,坐在床尾的肖冰志反应不及,大头朝下噗通一声栽进了水里面。

“哈哈。”看到的人都笑了,肖冰志落水后很快就浮了上来,趴在扁舟上湿漉漉的脑袋上盖着张荷叶,荷叶上竟然还有一条鱼,离了水的鱼惊吓过度,反应相当的激烈,拼命的甩着尾巴,打了肖冰志好几下就跳进了水里面。

肖冰志抹了一把脸,无奈的看着笑得捂肚子的荣意,“别笑了,小心点儿。”

“哈哈,我会小心,啊……”乐极生悲,荣意也跳进了去了,一时间荷塘内鸡飞狗跳的,好不热闹。

到了水里面可比驾船舒服多了,荣意直接脱了衣衫,潜进了水中摸了好几条鱼、河蚌出来,肖冰志也就陪着他玩闹。

楼沂南不和他们疯玩,都几十岁的人还和小孩子一样,看看,真正的孩子楼骁亦和荣小裕都笑了,害臊不?摇着头靠了岸,待荣小裕上了岸之后楼沂南轻轻一跳就站在了岸上,他的手中拿着两朵荷花,一朵含苞待放、一朵绽放得艳丽多姿,笑着将绽放开的那朵给了祁承乾,“好花配美人,美!”

祁承乾嗔怪的笑了一声,但还是从楼沂南的手中接过了荷花,饱满的花盘很大,花瓣柔嫩、花心娇弱,近了就闻到浅淡的荷香,很好闻。楼骁亦在祁承乾的怀里面挣扎了两下,他好像对近在眼前的荷花并不感兴趣,反而够着脑袋看着别的地方。见自己挣脱不开,他急了,“爹爹,放我下来,下来。”

“怎么了?”楼沂南从祁承乾的手中把孩子接了过来,颠了几下问道。

楼骁亦指着地上,“我要下去。”

楼沂南扭头一看,荣小裕抱着几个莲蓬抿着嘴站着一边,有着害羞、有着倔强,楼沂南眉头稍微皱了一下,怎么有一种女儿要被抢走的感觉,可他怀里面的是个地地道道的小子啊。“身上不难受了?”

“好多了呀。”楼骁亦的精神真的好多了,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荣小裕怀里面抱着的莲蓬,好稀罕啊。

两个孩子蹲在柳树下剥莲子,主要是荣小裕在剥、楼骁亦在吃,楼骁亦手上还举着一朵含苞待放的荷花,那是楼沂南给的,粉粉嫩嫩的花朵衬得小孩儿越发的可爱。楼沂南和祁承乾就靠在一边说话,岁月静好,不过如是。

大公主远远的就看到了楼沂南和祁承乾,见他们二人还如年轻时候一般,不自觉的摸向了鬓角,她头上已经有了白发点点,眼角也有了皱纹,已经不如以前那么美丽了。但久在高位,大公主身上自有一股威严气势,如同傲立在枝头的绝艳牡丹,国色芳华。

“好久不见。”再相见,已过了二十多年,一晃,彼此都已经大有不同。

“是啊,好久不见,大公主,不,陛下一如当年。”在楼沂南的眼中,大公主尤甚当年,如果说当年一身男装的大公主是英武不凡的话,那么穿着一身红艳裙装的她便是艳冠群芳,天底下好像没有人比她更加的适合红色,穿出了肆意、艳丽,夺目非常。

大公主朝着楼沂南抛了个眉眼,“有没有很后悔?”

祁承乾直白瞪了大公主一眼,明目张胆的抢他的男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要零容忍。不让楼沂南说话,祁承乾说道:“原来是客,大公主花厅请,淡茶相待,还请不要见怪。”

“你们来了西凉,怎么我成了客人,理应是我邀请大家用宴。”

“这就不……”祁承乾不想与大公主有过多的牵扯,下意识的想要拒绝。

大公主看出他的意思,不待他将拒绝的话说出来便说道:“这么多年你们帮忙照顾我那傻弟弟,怎么说我这当姊姊的都应当表示感谢,如何?”

都说道这份上了,如果再拒绝就显得不识抬举了,于是祁承乾点头应了。晚宴办得相当的热闹,吃到了许多夏国的美食,大概是祁承乾卸下了身上的重担,凡事都换了另一种角度来看,生活也变得美好。大公主都有些羡慕他和楼沂南的生活了,但是让她放下手中的权利这是不可能的,她没有祁承乾那么豁达,就算是从她肚子里面出来的孩子她也不能够做到完全的信任。

这个世界上,只有自己才是最可靠的,可观楼沂南与祁承乾二人,几十年如一日的恩爱有加,她的眼中闪过一丝迷茫,头一次对自己的选择产生了犹豫,但很快就将之抛在脑后,个人的路不一样,谁又能够说楼沂南选的路就是正确的。

大公主在位整整一个甲子,杀子关女,一生都充满了杀戮和争议,但她信守了承诺,就算是祁承乾不在位了依然信守诺言,夏国与齐国交好、一同压制萧国。被压制的萧国一直蠢蠢欲动,直到大公主去世之后,维持在三国之间那微妙的平衡就彻底被打破了,大陆从此陷入战乱之中,只是那都是很远很远的事情了。

未来只要有祁承乾在身边,楼沂南便是欢喜的,抱着睡着的小儿子楼沂南与祁承乾并肩走在月色之中,路上只有明月的光亮,路仿佛看不见尽头,他们相濡以沫的一生也会这么一直走下去,直到生命的尽头。

作者有话要说:五个番外凑齐了,欧耶!

~\(≧▽≦)/~啦啦啦,结束了哦~我要构思构思新文,还写古耽怎么样,卖包子也能够成豪门,够励志吧!!!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