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4:云贵妃云涟漪

小说:代嫁狂妃作者:小妖打酱油更新时间:2019-01-19 12:44字数:237567

“晚儿,本王叫小太监带你到处逛逛,皇宫的御花园可是很漂亮的。 如何”风离歌朝叶晚提议道。

叶晚求之不得,忙点头应允。

她是来为夜沉央那厮找寻解蛊药引的,又不是来跟皇帝一家搞外交关系的。虽然对风寒兮的人头念念不忘,却也仅限于他的脑袋而已。

更何况,风离歌将她支出去,说不定还有别的目的。她焉有拒绝的道理。

起身朝太后盈盈一礼,她自动无视了凤寒兮。数层薄薄的轻纱叠成的烟霞衣划出个优美的弧度,翩然走出太后殿。

身沐阳光之下,叶晚突然觉得殿内殿外根本是两个世界。

一个阴沉晦暗、一个灿烂辉煌,如此巨大的反差却仅仅只有一扇门之隔。

有人说一世一重天,在皇宫里,一扇门便是一个世界。

得了风离歌命令的小太监早已候在殿外了,见了叶晚出来忙疾步上前。

“叶姑娘...”

“带我四处看看吧。”叶晚打断他的话,淡淡说道。

小太监得了命令,便卑微地在前面带路了。

一路上繁华美景叶晚无心细看,只是竖起耳朵听那小太监讨好地介绍起了皇宫。

“叶姑娘,御花园左边,离皇上的紫薇殿最近的是云贵妃的青鸾殿。六王爷还是王子时所住的清华殿也相距不远...”

“云贵妃是左相之女吧”叶晚问道。

“是的,云贵妃是云相最疼爱的掌上明珠,在宫里也是最受宠的妃子,日后很有可能一步登上皇后的宝座。”

叶晚颦眉冷笑,她进皇城不过数日,却多次听坊间议论起这位据说容貌天下第一的绝世美人。

据说,当年的云涟漪对六王爷风离歌一往情深。若不是有风寒兮横刀夺爱,两人或许早已是对神仙眷侣了。

再是情深意重又怎样,谁能敌得过皇权又有几人能在世事浮沉中一如既往地坚守着心中的挚爱

“姑娘,前面就是御花园了。”小太监适时地打断了她的沉思。

收回心神,叶晚朝前面望去。

入目尽是奇珍异草,繁花似锦、亭台楼宇、飞檐画壁,一时间乱了她的眼睛。

“确实很漂亮。”叶晚中肯地评价道。

她向来是个不喜繁华的人,相比起来,倒更是喜欢大雪山上那一望无际苍凉的白。

站在这个地方,犹如豪华的宴席上上突然出现了个从原始森林里钻出来的野人。

她,就是那个野人。

“云贵妃喜欢在御花园后面的华清湖上泛舟,这个时间过去,说不定可以见着她。”小太监谄媚地说道。

叶晚微颦起眉心,回头扫一眼这个看起来其貌不扬的小太监。然而,他却低着头,阻挡了她的视线。

“你是六王爷的人”她开门见山地问道。

“这皇宫里的一花一木都是皇上的,奴才自然也是皇上的。”小太监恭身一礼“姑娘,请吧。”

叶晚不再言语,抬步向小太监所指的方向而去。

在各色花草和假山中穿梭了一柱香的时间,她终于看到了一个大大的人工湖泊。

红色雕花木栏下,一池幽幽绿水上,朵朵白荷自在盛开。

一叶扁舟上,一袭水色衣裙的女子正静静地把玩着一朵花骨朵。

远远的,叶晚看不清她的容貌,只觉得身量纤纤,玲珑有致。

这个,想来就是云涟漪云贵妃了,柳弦月父亲的死对头之女。

当年在皇城里人人都能传唱出关于柳三小姐和云大小姐的佳话。

无论是柳弦月的惊才绝艳,还是云涟漪的倾国倾城,无不成为奉天人引以为豪的资本。

四年过去了,早已有无数个传奇取代了柳弦月这个曾经名动天下的名字,只有云涟漪始终高傲地站在传奇的顶峰,任天下人尽情膜拜。

权倾天下的左相之女、天下第一美人、帝王最宠爱的女人,笼罩在她身上的光环层层都足以让世人嫉妒的抓狂。

如今,身在荷花池里的她虽然周身沐浴着阳光,身旁是一池灿烂,却叫人升出淡淡的忧伤。

“四年前,你断言我最终会成为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而你,却可以和离歌比翼齐飞。柳弦月,你这天下第一才女若是连后半句都预料中了,便是天下第一神棍了。”背对着她的女子似乎知道来人的身份,把玩着白荷婉转说道。

叶晚眉头一挑,看来,当年的天下第一才女和天下第一美人是认识的。而且,似乎还有点过节。

自己顶着柳弦月的身体和身份,自然不能表现出根本不认识她的样子。

“云贵妃,难得你还记得我。”思虑片刻,她说道。

随着她话音的落下,扁舟上的女子缓缓转身了。

在看到她容貌的那一刹那,叶晚的眼睛亮了。

这是个美人,美到用任何形容词来形容她都是一种侮辱,再美好的事物亦无法比拟她的容貌。她就那么淡淡地笑着,足可沉鱼落雁,倾倒众生。

“我,可有变化”云贵妃云涟漪妙目流转,娇笑着问道。

敛回心神,叶晚淡然一笑“四年生死线上苦苦挣扎,我,早已经忘了你长什么样子了。”

“那么”云涟漪掩唇“可有兴趣再将我看个仔细”

叶晚心中一动。

这是变相的邀请,邀请她上船。那一叶小小的扁舟可经得起她的重量

对面的美人仍旧在荷花池中笑意盈盈地看着她,手中的花骨朵一上一下地轻轻晃动着。

眸光微沉,自腕间抽出银丝随手一抛,稳稳挂在船沿上。叶晚便借力一个纵身跃了过去。

云涟漪目不转睛地看着她这一连串的动作,薄唇轻启赞叹道:“你自幼就聪慧灵敏,若是柳相在地下看到现在的你,一定会后悔当初挑断了你的手筋脚筋。”

叶晚尚未从她的美貌中缓过神来,听她这么一说,脑袋又是嗡嗡作响。

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柳弦月被其父挑断了手脚筋

难怪刚穿越在这具身体上的时候总是隐隐的有不对劲的感觉,经常会觉得这具身体柔弱得连只鸡都抓不稳。

原来竟是这样。

“柳弦月,你的脸色很不好,还在在意这件事吗”

...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