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招魂台——谁与谁的情深(大结局)

小说:惊天绝宠,蛮妃猎冷王作者:夜飞叶更新时间:2019-01-19 12:42字数:295057

此刻, 奚雅西在古墓的水晶棺前感觉身体异样。[棉花糖小说网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无弹窗,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她转身看看周遭的李老头和其他七个传媒同事有没有发现自己的花痴样——心慌的冷汗瞬间惶恐袭来——他们竟然离自己越来越远最后渺小到只剩下一团点…………。

自己竟然是随着那俊美的棺中男子飞升了起来。

四周如真空般,无风无云只有他。

近到竟在咫尺的距离。

能看见他年轻的黑黝黝的肌肤。闻见他的茶般的体香。

他白色云纹锦袍轻轻拂过她的手臂鬓角带着轻柔的质感。

更离奇的是他竟然伸出手掌来牵她的小手。她却没有反抗的任他牵了。

而洞穴山岩并没有成为他们飞升的阻挡。她随着他仿若无人之地耳边还有丝丝的风声。

眼前的男人是谁、尸变、僵尸、妖魔、、、、、、

奚雅西心神慌乱的暗自猜测。

‘你,你是人是鬼、用了什么法术把本姑娘弄飞起来了。’

奚雅西惊慌的想甩开他的掌控,可是手指与他就像沾上了一般。

那男子转头粲然一笑

‘西雅,此刻我与你一样都是魂灵,不过,很快我们就会恢复人身。’

‘啥,你说梦话吧,古人,我是来看你这座古墓的记者,记者你知道么。’

一直在小说影视剧里看白蛇娘娘带着小青飞,看牛郎追着织女飞,看七仙女回望董永飞,真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也会衣阙蹁跹的像仙子一样翱翔。还是和一个震惊世人的墓穴里的男子。

额滴神啊!

男子的笑容在扩大竟是那么梦幻般魅惑俊美。而他们也飞上了更广的空间似乎一片云雾弥漫的山岭。

‘孤王不管你现在什么身份,我只知道你是我的娘子,我是你的夫君。’

夫君?还是魂灵?这也太离奇了吧。

自己那恨她不嫁的爹娘要是知道自己是有夫君的人了不知要惊诧成啥样。

但是她手被这号称自己夫君的男人紧紧攥着。尽管她奚雅西一百个不乐意,此时也解脱不了他的牵绊。并且奇怪的是,她看见这男人甚至被他称作魂灵却并无害怕,反而很喜欢嗅他身上散发的那茶般的味道。熱門小說網|

“那个,捡来的夫君,咱们这是要往哪里飞啊?有没有个目的地啥的?”

男人生来冷峻的面庞柔和了轮廓,似乎被她这句话逗笑了。

绽开的笑容彷如暗夜里的星辰。凤眼回眸深凝,大手握紧了她的小手。

“娘子只管随为夫前行。一切都会明了。”

渐渐的身边似乎有云雾缭绕。几丝云霞划过奚雅西的肌肤。

“娘子可还记得这里?”

这男人是认准了自己是他娘子了。

“那个,别说这里,我都不记得你是谁,这位帅哥,你是不是认错人了?及时醒悟把我放回去,我还来得及和同行们回去。你也好及时寻找你老婆,别让我耽误了。”

“放你回去?你可知为夫等了你几千年?”

男子的声音虽然是低沉的,奚雅西却听出那暗含的感情的汹涌和执念。

好容易平复的心绪又起伏起来。

钻出云雾,正好是一座山顶峰的凹里。

奚雅西莫名的情绪一沉。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般。

山坳里地势平坦雾气昭昭。空气在这里仿佛都凝结了。

中间一座巨大的七孔玲珑白玉的高台。

奇怪的是台上正中间却供放着一面只有巴掌大的朱红色的镜子。

是往日画中看见过的那种菱花镜。只是那镜子的工艺似乎十分古老。

而自己似乎被这镜子吸引着——仿佛那里有什么秘密吸引着她,仿佛这镜子有什么话要对她说,仿佛自己的身体十分渴念那镜中的一切。

奚雅西径直向它飞去。

“娘子。”

男子再次握紧她的手

“西雅,记住,无论你想起来什么,为夫爱你。”

但此时,奚雅西已经不在意男子说什么,身体不受控制般不由自主的落到那面朱红色菱花镜前站定。

镜子瞬间从平静了几千年的状态活泛起来,犹如有灵气认主般射出丝丝细细的白光将奚雅西和那男子罩住。

“啊,我是谁?”

奚雅西闭上眼蹙眉,双手按住胸口说出这句后,昏厥过去。

玄机持剑静坐在帐外守了七七四十九天。等着面前的玄机卦里的四十九盏灯最后一盏熄灭。

忽然,帘拢一挑,山莽走出来,面色因避光多日而显得苍白,原本健壮的身体还有些虚弱。

“王上!”

玄机从地上一跃而起。精壮的汉子眼里竟有点湿。

山莽出来预示着大王用羽棱镜而行使的还魂术成功。

这四十九天玄机的心提到喉咙。毕竟这是还魂的禁术,一点差池不但娘娘不能活转,就是本来好端端的大王也会丧失魂魄。

玄机不顾君臣礼节紧紧抱住山莽。

山莽伸手垂打玄机肩膀。

“本王无事。”

虽是不在意般的说无事,其实内心对这个忠诚的臣子和伙伴是信任和感激的。

若不是深深信任,山莽也不会将立即守护好大帐的任务交给他。

当日山莽拼了自己的性命在账内用羽棱镜做法,留下书笺,七七四十九日内任何人不得打扰。

羽毛族在得知羽西雅魂归羽棱镜只有安静等待才有可能还魂后,便也派兵守护不再打搅。

毕竟羽卫龙深知,那一箭绝对是要了羽西雅的命。

若是还想见到女儿,除此之法,并无他法。

“娘娘怎样?”

玄机急不可待的追问。

“也好。”

山莽沉稳道

“孤王之事不要声张,当夜回宫。”

“是,臣已经安排好了。”

大帐内银烛滴泪,画屏暗垂。

奚雅西的魂魄进了羽棱镜后便慢慢感知了镜中的元神便是前世的自己。感知了那所有的悲欢苦乐,所有的顽劣任性,所有的曾撕心裂肺的痛楚。

但毕竟元神被封印了太久,有的情节她还是有点稀里糊涂。

一滴泪从眼角滑出。

“西雅,你可是醒来了?”

山莽坐在她的榻前,握住那渐渐变得白希有了生气的柔胰。

不用争眼,羽西雅也知道他是谁,就凭那低沉威仪而不失温柔的声音,她也会在千人万人中将他听出来。

但是,她不想见他。

不想面对。

有些事她还没弄明白可是感知到他却痛楚的滋味那么明显。这个男人和自己的元神到底有什么纠结不已的事?

而且如今自己还有了对二十一世纪家人的牵挂。

山莽见羽西雅没有反应便没有再唤,只是握着她的小手,确定她不会从自己手里跑掉便好。

还魂术虽是还回来性命。但是那死过一回复而再生的躯体还是虚弱的。

他不想打扰她,经过了那么多聚散离合直至重生,他只想静静守着她。

远处灰蒙蒙的山巅,山色空蒙,远看那么空灵无物。实际上却有一个人日日夜夜夜守在那能看见山莽营帐的地方。多日的胡须掩盖了他本来的面容。只有那双寰眼闪着激烈精锐的光。

羽纤尘那日在听见山莽一声悲鸣之后便猜到了羽西雅凶多极少。

但是在那悲鸣之后人族的营帐却并无变动,却见山莽的护卫玄机命人给羽卫龙一张信件,而羽卫龙在见到信件后仰天三拜,便下令撤兵。

羽纤尘便已经明白几分。

精明如他,野心如他,羽棱镜的禁术,他也早已在高人处打听到。

蛰伏在这山巅躲过了玄机派来的清山,已经七七四十九日,数着四十九盏灯的最后一盏熄灭。

终于,羽纤尘松了口气。

雅儿,对不起,误杀了你,尘哥哥的心也是懊悔莫及,心如刀绞。

以后让尘哥哥来补偿你。

本来你就是我的。你我两小无猜青梅竹马,叔父早就将你许配与我,只等你及笄之年婚配。若不是那人族的贼王半途劫走你,搅乱了你的心,你怎么可能会逃婚?怎么可能拒绝你自小就最依赖的尘哥哥?

我们早已儿女绕膝恩爱甜美。

羽纤尘恨恨的咬着牙。

贼王,是你介入到我们中间,本王不会用你善罢甘休。

雅儿就算是你救活的,也不会与你一起。

这*下起了小雨。

山莽按照玄机事先的布置没有带动大队人马撤出以免羽毛族起疑。

他只把羽西雅抱在怀里。坐骑在中间,玄机玄彬护卫在前后两侧,三匹骏马连夜奔往陌水王城。

行至半夜即将跑出云雾山地界。

忽然前方几处黑乎乎的人影嘈杂着涌来。

“大王有刺客?”

“玄彬去断后,我们快走。”

玄彬领命截住着那黑影而去。

拐过山尖玄机的坐骑忽然失蹄卧倒不肯再走。而此时山莽的坐骑还没有拐过来。

“不好,中计了。”

玄机大声提醒山莽。

没等玄机说完天上垂下一张大网将在山莽身前的羽西雅罩住迅速提升起。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