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章:习哲(大结局)

小说:爱有来生灿若星晨作者:米米姬更新时间:2019-03-25 06:43字数:116021

许若星的离世,让习哲痛彻的领悟到,人的生命是如此的脆弱,上一秒还活泼健康的人,在下一秒,或许就因为疾病车祸而死去,从此,在这个世界上消失,再也,不会再出现。

就在火化许若星的那一天,从陵墓回来,他就迫不及待的拨打了辛止禾的电话号码,可是电话那头,总是不在服务区,他变得更加慌乱,这样的情形他不陌生,他很担心,是不是她出了什么事情!

他飞速的整理好自己的行李就冲向机场,一路跌跌撞撞,到了机场后,他搭了时间最近的航班,马不停蹄的赶往m市。

到了m市,他又火速搭上出租车,赶往她所在的公司,此刻已经是晚上10点多,他不确定她是否还在公司里。

当他赶到她工作的那栋大厦时,大多数楼层都已经熄了灯,只有少数几个办公室还在亮着,他匆忙跑进大厦,却不想被门口的保安揽住。

“先生,请出示您的门禁卡。”

“操尼玛!我哪有什么tm的破门禁卡!你给我让开!别挡我道!”

看上去很慈祥的保安被他劈头盖脸的一顿骂给唬住了,但他仍然得坚守职责,“抱歉先生!没有门禁卡你就不能进去!”

“你tm别在老子面前叽叽歪歪的,赶快给老子滚蛋!”

习哲已经失去了耐心,可保安依旧死死的拦着他,这让习哲更加火大,他将手中的行李往门禁闸口里一扔,破口大骂起来,“操尼玛!老子还不相信了!”

说着他就纵身一跃,再单手一撑,跳进了门禁闸口内,很快又捡起自己的行李朝电梯口跑去,保安也看傻了眼,等他反应过来时,习哲早已进了电梯,他只得刷了门禁卡跟了上去。

习哲按下电梯第16层,他也不知道她是否还在公司里,只能碰运气了。

电梯终于停在了16层,他在电梯里整理了一下自己头发,才走出了电梯,公司前台处还亮着灯,他凭着记忆,找到了公司的设计部,刚好办公室里也亮着灯,他的心里不禁紧张起来,见面后的第一句话应该说什么?

“嗨!好久不见!”太见外!

“long time no see!”太二!

“止禾,是我,最近好吗?”以为在演偶像剧啊!

习哲正在心里盘算着要如何开口说第一句话,办公室里却有人出来了,是一个他根本就不认识的男人,他只得傻愣愣的冲他笑了笑,“嗨!你好!请问辛止禾在吗?”

男人耳朵上还别着一支铅笔,他有些疑惑的看着习哲,“谁?”

习哲只好又重复了一遍,“辛止禾。”

男人无比淡漠的吐出一句,“不认识。”

说完就像鬼一样飘走了。

习哲欲哭无泪,这个人竟然不认识辛止禾!她不是已经成为公司里最重要的设计师了吗?

习哲只好继续往办公室里走,而办公室里只剩下一个长发女人背对着他坐着,从那曼妙的身姿来看,应该不会是辛止禾,可是都过了这么久了,谁知道呢?说不定她最后减肥成功了!

于是他小心翼翼的走到那女人身后,轻声呼唤,“止禾?”

那女人没应他,于是他又加大了一些音量,“止禾?”

他只觉得此刻的自己怎么看上去那么猥琐?

那女人终于回过了头,不过却不是辛止禾,但是他认识,他一年前来找辛止禾的时候,曾经想泡这美女来着,这美女好像叫“维妮”,就以他这破记性,他之所以记得她名字,完全是因为这名字跟维尼熊很像,当时他还调侃过这名字。

“你是?”

美女显然对他的到来颇感意外。

“我是来找辛止禾的,她在吗?”

美女坐在旋转椅上转过了身,看着他,“她早就辞职了。”

“辞职?”习哲目瞪口呆。

美女还挺有耐性,并没有因为他此刻的傻样而不理会他,“是的,她跳槽去了vivi。”

“vivi?”他只想问那是什么鬼地方?

美女好心提醒他,“你是她朋友吧,你可以去她家找她,她还是住在原来那个地方。”

等习哲走出办公室,保安大叔也已经赶到了,他依旧履行着自己的职责,口中还是重复着那一句,“先生,没有门禁卡你是不能进来!”

习哲已经听不到他在说什么,因为他已经丢了魂,现在去她家里找她,未免有些晚,他知道她是跟她父母一起住的。

他最后只好先找一家酒店住下,他向来都不会亏待自己,他还是找了全市最好的酒店。

从20层高的客房落地窗向外看去,m市的夜景一览眼底,m市不愧是魅力之都,一派灯火辉煌的繁华景象,还能看到不远处的江面上,有游轮在移动,这样一座城市,她在这里,过得怎么样?

一夜好梦,第二天一大早,他就打车到了辛止禾家所在的那一条弄堂。

对于m市这座城市来说,辛止禾一家是外地人,父母在弄堂里经营着一家生意不温不火的杂货店,家庭并不富裕,当年她高考,因为户籍原因,才不得不回老家h市考试,也正因为这样,他才能遇上她。

他们一家都住在杂货店里,在店中间遮了一块布,就算是隔间,他还记得当时他看到她居住在这样的环境里有多么的心疼,他曾打算替她在市郊购置一处房子,可是被她拒绝了,他还记得当时她的话,他看见她的眼角闪烁着泪光。

“你以什么样的名义送给我这套房子?我又以什么样的身份接受?如果仅仅只是朋友,那么我承受不起。”

当时的他,真得给不了她什么,他是如此的珍惜她,以至于他不愿意打破他们之间单纯的友谊,他曾以为,只有友谊,才能让他们永远在一起,可是现在……

习哲坐在出租车里,难掩感伤,怔忪间,出租车司机有些不耐烦了,他操着一口m市口音的普通话打断他漫无边际的回忆,“哎呀喂!朋友你已经到地方啦,你到底下不下车啊?”

习哲这才晃过神来,连忙应声,“下下下!当然要下!师傅,多少钱?”

站在辛止禾家的杂货店门口,习哲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和西装,正准备走进店里,却看见门口蹲着个七八岁的男孩子在玩弹珠,他的眉头紧锁,他不敢继续猜想,因为他从没想过那男孩是辛止禾的孩子。

店里,一个打扮穿着邋遢的中年女人正在看着电视,他有些羞涩,没错,你没听错,习哲他略带羞涩的清了清嗓音喊道,“阿姨您好!”

中年女人的目光从电视机上转移到习哲身上,她从头到脚将他打量了一遍后,漫不经心的问道,“要买什么?”

习哲差点岔气,他没想到他这么风流倜傥帅到惊天地泣鬼神的大帅哥,阿姨既然会不记得他!

习哲尴尬万分,只得有话直说,“阿姨,辛止禾她在吗?”

“找我们家止禾?”中年女人忽然警惕起来,又重新将习哲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找她干嘛?”

习哲自己也不知道他到底找辛止禾干嘛,难道就是为了确认她还活着?

“我是她同学,就想知道她最近过得怎么样?”

中年女人脸上马上洋溢起了笑容,“挺好的呀!去了新公司以后,老板还派她出国深造了。”

“出国?!”习哲惊讶不已。

中年女人依旧自豪不已,“是呀,去法国了。”

“法国?!”习哲惊讶得差点掉了下巴。

中年女人斜眼盯着他,“你那么惊讶干嘛?”

习哲努力抚平自己的气息,她出国他竟然一点儿也不知道!

“我就是问问,她什么时候回国?”

中年女人眼珠子转了转,“应该是月底吧,这不也没几天了,你要找她,可以下个月再来。”

习哲有些灰心丧气,好巧不巧的,在他想对她说出心声的时候,她竟然出国了,难道这就是天意?这就是天意?!

“好吧。”习哲只好转身告辞,“那我就下个月再来,您能给我一个可以联系到她的电话号码吗?”

“要电话号码干嘛?小伙子,难道你都不用微信?”

面对如此紧跟潮流的阿姨,习哲自愧不如,“那还麻烦您给我一个她的微信号码。”

中年女人从腰间掏出了一部粉红色的山寨手机,打开微信后,将一张二维码递给了他,“呐,你自己扫吧!”

习哲感觉自己快要哭死,阿姨也太潮了!

在成功得到辛止禾的微信后,习哲准备打道回府,等下个月再来,他走到门口时,中年女人冲门外喊了喊,“念念!快别玩了!赶快进来写作业!等你写完了外婆带你去买好吃的!”

门外的男孩迅速跑进了屋里,拉着中年女人的手,“外婆,我想吃麦当劳!”

外婆?习哲为之一颤,外婆?!这孩子……难道真的是辛止禾的孩子?!

习哲停下的脚步很快就转回到中年女人和小男孩面前,他指着小男孩问,“这是……辛止禾的孩子?”

“嗯,是啊。”

习哲感觉心脏已经提到了嗓子眼,“那……孩子的爸爸在哪儿?”

中年女人眼神有些躲闪,但她还是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女儿早就跟孩子的爸爸离婚了,你不知道啊?”

“离婚?”习哲有些不敢相信,他知道她结婚的事情,但他并不知道她早就已经离婚了!“什么时候的事情?”

“我也记不清了,时间太久了,大概我们念念才两岁的时候吧!”

过往的种种场景从习哲的脑海中一闪而过,他感觉自己的大脑快要炸了,他记得在一年之前他来看过她,当时在她公司楼下,她请他喝咖啡,那个时候她还说自己的婚姻很幸福,丈夫很爱她!难道?难道她一直在说谎?!

习哲快要崩溃了,他好不容易才稳定好自己的情绪,问道,“孩子今年有几岁?”

“你问这个干嘛?”虽然中年女人对习哲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但是看他一副着急的样子,她也没有隐瞒,“今年7岁了,上二年级,怎么啦?”

他就知道,习哲懊恼的将双手杵在了柜台上,他就知道她一直在骗他!她这个骗子!按照孩子的年龄计算,他收到她结婚请柬的那会儿,孩子就已经满一岁了!孩子都满一岁了还结什么婚?有谁是带着孩子结婚的?!

习哲将目光移向了男孩的脸,让他感觉诧异的是,他能够感觉到孩子在眉宇间,很像他!而那孩子也在仔细端详着他,仿佛能够从他的眼神里,看出疑惑。

“爸爸!”

孩子忽然开口,吓得习哲差点跳了起来!

中年女人连忙呵斥他,“念念!不许乱喊!”

男孩像是做错了事情一样表情很委屈,但是他还是看着习哲,又喊了一声,“爸爸!”

中年女人也感觉有些奇怪,“念念,你这是怎么了?瞎喊什么呢?他不是你爸爸!”

“他是我爸爸!”男孩有着自己的坚持,“不信我拿来给你们看!”

说着男孩就跑进了屋里,不一会就从屋里拿出一个相框,指着相框里的照片给他外婆看,“妈妈跟我说,照片里的这个人就是我爸爸!”

中年女人有些不可思议,她拿着相框盯着里面的男人看了看,又看了看眼前站着的习哲,“不可能啊!她从来都没跟我说过,这怎么可能?!”

习哲终于按耐不住,从中年女人手里一把拿过相框,目光很快锁定在了相框里的一张老照片,那是高中毕业那年拍的照片,在学校后门的足球场,刚比赛完的他抱着足球和辛止禾并肩站着,他们俩都傻傻的看着镜头笑着,脸庞是如此青涩,这张照片……他也有一张,只是早已,不知道被他扔在了哪里。

习哲猛然抬眼盯着那个叫做“念念”的孩子,忽然想起七年前为了庆祝辛止禾找到工作的那一晚……这……绝对不是巧合……

他真的……是这孩子的爸爸!

习哲仿佛在做梦一样蹲下身,双肩紧握着孩子的肩膀,轻声问,“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男孩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看着他,他能够从他的眼睛中,看到孩童时的自己。

“我叫辛念念。”

习哲的心里被什么所震撼了,辛念念……心心念念,心中所念,也无非就是那个,永远都不能放下的人……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