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公主与宫女

小说:阴阳大陆:千年之缘作者:天摩蝶月更新时间:2019-03-25 06:03字数:108223

现在,自己的好好理一下思路了。我擦了擦额头的汗,刚刚听了那些女人的话,简直快要被吓傻了,这辆车是保送至音国国都的啊,而且一车全是去应争当妃子的,看看这妖娆的打扮,老爹真的下得去身吗?就我旁边的这一位看起来淡雅许多,没有在脸上抹过多的胭脂水粉。

如果我真的也被当成了其中的一员,父皇看到我,会是什么个反应?

扒了皮?抽了筋?

没那么严重吧……大概。

又是逼我早早成亲?虽然做过比这更羞羞的事情,但是却也不是坏事。

难道是被关小黑屋?哦不!太可怕了……

不过他一堂堂天子,不会不认得他女儿长啥模样吧,应该不会,如果被发现,可就糟糕了。虽然我只是来这里暂住……不对,这本来就是我家吧。但是我也只不过会使他越来越操劳罢了。

现在只能靠这个机会混进去了,要不是城门令牌不知道被丢到哪去了,我还用这种方式混进去不成?还有那嚣张的丞相女,靠,搞了半天本公主还不是他们未来的国后?就那种货色还想当我父皇的皇后?估计连妃子都混不上。

想得我都困了,就随便往旁边一靠就迷迷糊糊睡着了。也不知是过来多久,一个轻轻地拍打把我唤醒。

“这位妹妹?地方到了,快起来。”

我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睛,旁边的人就是之前我噤声的女人,也是最淡雅的一个女人,我对她的印象值简直爆表啊!

“美女耶……”我不禁一时看得入迷,喂,我不是gl啊!

“唉?也……也不是很美,请,请不要这么说。”她很羞涩地回避了我的对视。

“我们快进去吧……”她道。

的确,现在车上只有我们两个人了,现在不下估计一会要被马车夫给赶下来了。

她拉着我的手,急促地打算跟上队伍,之前我靠在她身上那么久,她一定是怕打扰我才晚叫我那么久的吧,果然是个好人啊……

“姐姐你叫什么,是哪里人?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大的样子。”

“我叫纺夏,音国纺响人,我和我娘住在一起,娘生病了,家里没钱和粮食了,父亲便把我送到这宫里来,我的生辰是4964年肆月,按时间算,今年刚满十九吧。”

刚满十九……她真的比我大一岁耶,今年我也才刚满十八,太痛苦了,现在选秀的人都那么年轻吗?

“天哪,你可知道这音国国主大人是个快四十的老头子么!”

“嘘……别在这里这么说天子陛下,况且,你不也是吗?”

她说得我都无言以对了。

“哎呀!姐姐,今天天气真好!”

“……”

好个p啊,大阴天的。

闲话功夫,之前那车女人早早地通过了选拔,而剩下的,就只能被赶出皇宫。可能是因为晚到,那个公公连看都不看我们一眼,就转头递走名单。这下我可怒了,纺夏姐姐可是因为我才晚到了,我不进宫也得吧她弄进去吧,我一堂堂音国公主连自己家都进不了,这算啥子!?

“喂!站住,我们还没选呢!”

我一把抓过那公公的肩膀,他都没有躲,看得出被阉割过小伙伴的男人的魂力有多渣了。就这种实力还想当公公……现在公公是人人都能当的嘛?

果然没一会,那公公便娘里娘气地甩开我的手。

“脏死了,脏死了!晚到就是直接取消资格了,这一点,你们不明白?”

你觉得脏,本公主还嫌脏呢,太恶心了,再也不想和公公说话了。

“你这人怎么这……”

我还没说完,纺夏就捂住了我的嘴,在我耳边轻声道。

“这种家伙,是要收买的,不然他们这么硬的骨头,愣是你骂他十天十夜也没用。我们没钱,要不然就算了吧……”

钱?就这么简单,她怎么可能没有?

……

好像真的没有了。

对了,我不是还有一些玉器和配件吗?

我随意从身上扯下两株金配饰,甩手丢给那公公,也许是他也看不上这些东西吧,不过起码他肯给我们这个机会了。这公公是父皇的手下罢,虽然了解不是很清楚,但是绝对是来为他选妃的。看得身材好一点的,脸清纯一点,必须要小手纤细什么的才行吧。

公公仔细斟酌了纺夏姐一会,便示意通过了。(ps:由于选秀貌似是要经过礼仪言语样貌还有是不是chu女的种种,所以懒得写了。)

“那我呢?那我呢?”我倒是好奇地问着,我也挺想看看父亲的反应的,如果我被选上当妃子的话。

“没戏。”

“啥!?”

卧槽你个好吃懒做的太监给本宫菊花伸出来看我不千年杀搞死你!

纺夏倒是看出我心里的急躁了,安慰道:“其实,未被选上者还是能被选中者选做当宫女的,要不你就来做我的身边的宫女吧,虽然我们还要三天的观察,才能面圣,不过就算是宫女也是完全有机会的。”

不,当宫女什么的也是无所谓啊,可是,如果真的在大庭广众下被戳穿身份了,真的不好了,可能会被抓会薛国的可能性,况且那边的政权那么不稳定,我也不想给我未婚夫添麻烦你说是吧……

“那些其他妃子也在选自己的住宅,我们也别再迟到了。”

说的也是,不过我真的不想见到什么付蔚之的女人了,越想越觉得恶心啊。

这里住宅也是挺大的,不过没公主府大,里面装饰得一般,也许只是因为给备选的妃子准备的吧。

“就这间吧,姐姐你觉得怎么样咧?”我指了指一间不怎么大,但是却相比比较好的房间,纺夏也觉得不错,我刚走到门口,就被两个人拦住了。

“这间我们余姐要了,你们还是去别去吧!”

这个蛮横的小宫女身后,跟着的那个人,让小羊忘不了了她那恶心的容貌,她就是——付蔚余。

还余姐,要是龙泽·余知道还有个人和自己差点同名,还被这么恶心的女人玷污他他的名字,他非气死不可啊。

这种人我早就看不惯了,这就是宫斗,真是讨厌啊。

纺夏拉出了想要冲上去的我,很恭敬地行了个礼仪,“您可是内定的妃子,这间自然是您的。”

听纺夏一言,付蔚余很不安好脸地走了进去,不搭理她。而纺夏姐则是朝我这笑了笑,轻声道:“那个笨蛋就是看不得别人好,可是她却不知道,这是间最豪华的,却是一间连她的贴身宫女都要容不下的小屋子啊,这剩下的最后一件,可是最大的,条件也不算太好,不过也足够我们住了。”

纺夏果然是女神,女神和女吊丝的处事方式真是不一样啊,我都想在老爹没选她之前先认姐为娘了好嘛!

“走啦就拉!”

“嗯!”我跟上她的步伐。

“对了。”

没进来安置多久,纺夏姐就问我。

“既然你是我的贴身宫女,那么我觉得应该赐你一个好名字。你原本叫什么,哪里的人,顺便让我了解了解你来宫里的理由吧,以后好担待点你。”

“我……”

天啊,你让我怎么回答你?悦琴心,音国公主,只是因为想念糖醋鱼来回来的嘛!这什么破理由嘛!

“我叫余黔熙·珏音……音国……国都人。”

虽然编的不太好,不过这个名字我还是很喜欢的,之后我又想到了一个重磅催泪弹。

“父亲是个赌徒,先天精神有问题,在我出生后就不断虐待母亲,而且还迫害哥哥离家出走,再无踪迹,无奈母亲被虐待死,我也被贱卖到人贩子市场里,这才逃了出来,可刚出来就遇上了人渣,他居然想要让我做他的填房,我死也不从,最后逃到了小树林里,才躲过一劫。”

“可你……为什么会有昂贵的饰呢?”

“那……那是因为,那是我在树林子里发现的一个宝藏!……嗯!一定是这样的!”

“……”

虽然编的很无厘头,但是起码总比没有好吧。

“那好吧,从今往后我就叫你小熙了,我们也不用当外人。”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