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结局

小说:妖邪懒后之夫君请下榻作者:莫摇更新时间:2019-01-19 12:44字数:194419

莫邪凌在暗城的呆的时间不久,但自她将姬无放在心底后,暗城也就是她的家,这一趟也算是回家,说实话,莫邪凌对暗城,尤其是暗宫,她还真有些想念,离暗城越近,莫邪凌那种归家的心绪越是难以描述,坐在一盘的姬无也能感觉到她的情绪外露。

“怎么了?”姬无抓住莫邪凌的手问。

莫邪凌恍然失笑,她抓住姬无的手,笑道:“突然想到,我终于有家了。”

姬无眼波终于动了,他头,定定地说:“是我们的家。”

双手抱住姬无的腰,人躺在姬无腿上,莫邪凌叹口气,说道:“这么多年了,原来我也可以有一个家。”

姬无何尝不是,暗城是他一手创立了,但他却无多少感情,原本他只当暗城是他安身立命的地方,一个休息之所,因为莫邪凌的几乎话,他同样对未来的方向有了隐隐的期待,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迫切,想到以后那里都有一个女子跟他朝夕相伴,原本死气沉沉的暗宫也变得温暖很多。

替莫邪凌小心按摩太阳穴,姬无低低说:“先休息一会儿,再过两个时辰都到了。”

“好。”

姬无的气息萦绕在马车里,莫邪凌很容易便入睡,这一觉睡得很舒服,然,之前一直睡得很熟的人却突然睁开眼,车内的姬无同时往外看去。

外头的车夫突然喊一声:“主子小心。”

之后便是重物落地声。

紧接着,拉车的两匹高头大马突然发狂,四蹄狂奔,而这处正处暗宫后方,是易守难攻之地,左侧是高山,右侧是峡谷,发狂的两匹马正朝着峡谷奔去。

那两匹马仿佛看不到眼前的危险一般,直直往峡谷跃去。

就在马车落下峡谷的刹那,车厢破开,两道人影相携飞跃出马车。

姬无揽住莫邪凌,两人直接旋身飞到仅能容一辆车子经过的石子路上。

还没站定,周围突然涌出数十个黑衣人,这些黑衣人不仅全身漆黑,就连脸上都带着面具,只露出死气沉沉的眼睛。

黑衣人团团围住姬无跟莫邪凌,手中的长剑在阳光下泛着幽幽冷光,一看便是淬了毒的。

这些应当都是死士,他们一旦看见目标人物,是不会多话的,从来都只提刀就杀,这回也是,几十个黑衣人将前后的路全部堵住,有的竟然挂在身后的山上。

领头的一个人扬手,数十个黑衣人齐齐涌上前,誓要杀掉姬无跟莫邪凌。

姬无本想着将莫邪凌送到安全范围,不过等他低头,刚要开口时,莫邪凌已经先一步说:“如果你现在送我离开,那么,从今往后你我再也别见。”

她可不愿跟姬无做个只能同甘不能共苦的人。

莫邪凌这话说的太过认真,姬无相信她说得到做得到。

姬无沉声说:“你休想。”

这话也有另一个意思,那就是同意了莫邪凌的建议。

莫邪凌安抚地捏着姬无的手心,笑道:“这才是我的爱人,不管富贵荣华,亦或是苦难危险,我们都要一起。”

都要一起。

简单四个字,却让姬无浑身一震,体内一股暖流直接涌上胸口,让他心头暖暖的,姬无动容地看向莫邪凌:“你——”

“嘘——”莫邪凌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而后笑道:“别太感动。”

想了想,又加了一句:“如果太感动的话,我不介意你以身相许。”

莫邪凌说的玩笑,而姬无却回答的再认真不错,他薄唇轻轻吐出一个字:“好。”

莫邪凌心思动了动,笑道:“那你回去后愿意随我处置吗?”

至于处置的方法,姬无不知道,但心中也隐隐有猜测,不知为何,姬无甚至有些期待,他嗓音沙哑:“好。”

能在数十个黑衣人高手围攻下,还谈笑自如的,当今世上恐怕没有几人。

不过姬无的莫邪凌的淡定并没有影响对面黑衣人的心情,他们本就是死士,此趟过来也没打算活着回去。

那领头之人率先攻击,其他人从四面八方出手。

莫邪凌跟姬无将背后留给对方,他们背部始终相贴,这让两人都生出一种安全感。

虽然是少有的几次合作,但两人却像已经共同经历过几百次生死一样,每一招每一式都恰到好处,在出手杀了黑衣人的同时,也将对方的背后保护的不留一丝可趁之机。

黑衣人在普通练武之人面前都是高手,但在姬无面前,那完全就不够看,两人都未用武器,姬无赤手空拳,但掌力无敌,凡是被罡气震到的黑衣人,无不吐血而亡,莫邪凌却找个捷径。

若问何捷径,那就要看莫邪凌擅长什么。

这三年的潜心钻研可不是闹着玩的,在洒出一把毒药之前,莫邪凌先伸手,递了一粒药丸过去,说:“张嘴。”

姬无没有任何犹豫,在药丸送到嘴边时,直接含了进去,而后吞下。

察觉到姬无的动作,莫邪凌失笑:“你就如此相信我?”

“自然。”

“如果我给你的是毒药呢?”一边洒出一包药粉,莫邪凌一边问。

“照样吃。”姬无用平静的声音接着说:“但我死之前,一定会杀了你。”

姬无这话说的就有些扭曲,但莫邪凌听着怎么就这么顺耳呢?她婉转磁性的笑声回荡在这峡谷跟高山之间,如此悦耳动听。

凌子桐像是听到了世间最动听的情话,她娇笑道:“好,我们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

姬无嘴角可疑地抽搐几下,这个描述可以用在夫妻之间?

这么想着,姬无出声:“那我们就生同穴,死同裘。”

血腥面前,两人说着血腥的话,这场景怎么看怎么诡异。

姬无跟莫邪凌的对话没有感动旁边还剩下的黑衣人,却引出了另外一道阴柔清冷的笑声:“哈哈哈,好一个生同穴,死同裘。”

这人声音轻飘飘的回荡在峡谷高山间。

自那声音传出时,姬无就身体紧绷,他下意识地将莫邪凌挡在身后,黑眸看向周围。

那说话声越来越近,姬无跟莫邪凌却看不到人影,他们相视一眼,收起之前玩笑的心情。

在那声音响起之后,周围还剩下的五六个黑衣人,包括领头之人齐齐跪下,他们平静无波的眼神终于发生了变化,然而,这变化也成了他们在人世间的最后一抹表情。

没见着有人出手,但五六个黑衣人却齐齐倒下,身上看不出任何伤口。

这人够狠。

莫邪凌咂舌,她见过多的狠心的人,而这不曾出现过的却是她见过的最狠毒的一个。

那人如此做似乎已经不是第一回,见姬无跟莫邪凌都望向地上的尸体,那声音充满了不屑:“无能者,死不足惜。”

这声音似乎就近在耳边,但姬无跟莫邪凌睁大了眼却看不到任何人影。

却在这时,莫邪凌突然伸手,掌心朝下,用内力吸住地上的一根木棍,那木棍一头略尖,木棍在手时,莫邪凌突然飞身而起,手中的木棍尖头部分直朝旁边的山石处刺去。

木棍还没到跟前,原本崎岖的山石上突然显现出一个人影来,那黑色衣服若隐若现。

在莫邪凌离开的时候,姬无也跟了上去,见此场景,他难得皱眉,奇怪地问:“这什么妖法?”

姬无熟识中原武功,这种看不到人影,只能听到身影的功夫他还不曾见过。

在姬无的意识里,只有妖人才会此妖法。

莫邪凌来自几千年后,对这些东西自然熟悉,她原本以为这种功夫只是传说中的,没想到在这末世还真就看到了。

“不过是忍术罢了。”莫邪凌扬唇说。

见莫邪凌似乎认识这武功,姬无也就打消了这人是妖人的念头。

而那个印在山上的影子在听到莫邪凌的话时,再次大笑,“哈哈哈,原来我这隐功也可以叫忍术,哈哈哈,好,好,忍术,好名字。”

已经被发现,那人也不再隐藏,大笑过后,突然现身。

这人虽然是一身黑衣,不够脸倒是没有遮住,这人瘦高,脸色苍白,不是白皙,而是那种病态中的白,嘴唇却是乌黑,应当浑身带毒,或者是修炼隐含武功所致。

看其长相,怎么说呢,莫邪凌恶寒了一把,这人明明是个男子,却生的一脸女相。

莫邪凌冷笑道:“男生女相,注定福薄,看来今日你试试非得死在这边了。”

被莫邪凌这般诅咒,男人非但没有生气,仿佛是听到了几好听的笑话,他说:“哈哈哈,你这女子我喜欢,要么你跟了我吧?我会让你站在这世间端,还会将世间最美好的一切都捧在你面前,怎么样?”

“那倒不用,我有爱人,至于你,我还没有要喜欢同性的趋势。”莫邪凌嫌弃地说。

如果说之前莫邪凌的话是暗指,那么这会儿已经是明说了。

那男人脸色果然不好了,他苍白的脸沉了下来,对莫邪凌斥道:“不知好歹,那我今日就送你们去地狱。”

然后,男人看向姬无,似乎想起了姬无之前的誓言,男人咀嚼着姬无之前的话,突然粲然一笑,说:“你们想生同穴,死同裘?”

似乎不打算听到姬无跟莫邪凌的回答,男人径自说:“可我偏偏喜欢破坏有情人,等我杀了你们后,我会将你们一个洒在天之南,一个仍在地之北,我要让你们永生永世不想见,你们说好不好?哈哈哈”

他可以动手,可以辱骂,但绝不能说出这种要分开她跟姬无的话,莫邪凌怒了,她直接飞身向前,以一股凌厉之势,誓要杀掉眼前这黑衣人。

姬无同样被激怒,不落后莫邪凌。

两人并肩而战,眼中同时一片决然。

他们明白,这黑衣人修为高深到他们都测探不出深浅来,即便两人合力,恐怕胜算也不大。

那黑衣人见两人一起攻来,兴奋的浑身颤抖。

事实上,莫邪凌跟姬无也算是这么些年来他遇到的最强的对手了,这让他有些孤寂的人生多了些趣味。

这黑衣人似乎不急着杀掉姬无跟莫邪凌,他先一跃一动间有杀气,却不浓郁,而每每莫邪凌跟姬无攻击到他的致命之处时,他总会快速闪开,等下一轮继续逗弄。

姬无怒了,他也算是横行整个中原这么多年,被人耍着玩还是头一次,他跃至莫邪凌前面,强劲的气势喷薄,罡力直扑男子而去。

男子没想到姬无气势全开时竟然不比他差,他一个愣神,就在这愣神之间,被罡气带起的砂石朝男子飞去,一个尖锐的小石子擦着男人的脸颊而去。

尖锐的疼让男子回神,他摸了一把脸,待看到手心的血迹时,男子眼神终于变了,他黑眸翻滚着血丝,嘴角渗出阴辣的笑。

“你惹怒我了。”

莫邪凌在一旁讥嘲:“这么爱护容貌,你果真是女子(熱門小説网)?”

“你们这是在找死?”姬无的动作,莫邪凌的语调都让男子生气,他终于收起玩笑,全神聚集,打算将姬无跟莫邪凌斩杀殆尽。

男子果真厉害,在他气势聚集时,莫邪凌竟然觉得有些难以呼吸,修习了三年的内力竟然被压制的无法使出。

姬无要好一些,但是他一边要照看莫邪凌,一边对上男子,总有些吃力。

男子就是瞅着姬无的弱,他突然收回朝姬无攻击的掌力,改为直接拍向,莫邪凌的胸口。

姬无急急收回内力,他将内力用到极致,试图阻止男子的攻击,然,这男子早就预料到姬无有此一举,他突然闪身,连带着将莫邪凌裹在内力中带出几步之遥。

太过担忧莫邪凌,姬无竟然轻易被这虚晃的一招骗过,待回头时,掌力已经到莫邪凌胸前,如果这一掌结实地击打在莫邪凌身上,那莫邪凌则必死无疑,他刺目欲裂,冲破体内禁止,以走火入魔为代价,试图截住那股力道。

不过姬无终究晚了一步,电光火石间,就在那掌力快要击中莫邪凌时,突然,莫邪凌身后的峡谷处跃上来一人,那人快速将莫邪凌推至一旁,自己生生挨了一掌。

噗——

鲜血喷涌。

“古宣?”莫邪凌看着掉落山崖的人,快一步将人捞上来。

姬无的内力无处宣泄,转而直接击向那黑衣人。

古宣出现是个意外,黑衣人停顿间,姬无的罡力已经过来,快速将黑衣人吞噬,撕碎。

惨叫声不绝于耳。

很快,黑衣人变成片片血肉,飘散在空中。

姬无站在原地。

这边,莫邪凌低头看着古宣,问:“你为什么要救我?”

古宣血自嘴角汩汩的流,他艰难地说了句:“我愿意。”

“你不需要有负担,或者这就是我最好的归宿。”

古宣眼神逐渐涣散,直至气息全无,嘴角的那抹笑像是印刻在脸上一样,消失不掉。

莫邪凌对着已经没了气息的古宣说了句:“可是我不能给你你想要的。”

这话说完,莫邪凌身后突然一声闷响,接着是重物倒地声。

“姬无!”莫邪凌失声大喊,眼眶酸涩。

三年后,暗宫。

莫邪凌擦拭着他的脸,说着一天内的大小琐事,最后,她笑道:“你该醒了。”

“已经三年了,再睡我可生气了,我生气的代价你付不起的。”

睡着的人仍旧一无所觉。

莫邪凌叹口气,将脸盆端走。

在她离开之后,那个睡着的人手指轻微动了动。

------题外话------

自从过年之后家里发生了很多事,这本一直拖着,实在对不起大家,现在只能尽力缩短,将故事写到这里了,很抱歉,给大家带来麻烦。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