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六章 终章

小说:近身教师作者:玄远一吹更新时间:2019-05-20 04:34字数:926709

李含玉原本还想再说些什么的,可被林枫悄悄阻止了,现在最关键的事情,是让这个老头帮他们解开所有的谜題,而不是再去斥责他什么,质问他杀人的事情了,因为这个老头已经坦然承认,所有死去的人都是他安排人去杀的,再去纠结这一点已经沒有什么意义,

仇是必须要报的,已经知道了仇人就是老头,也就沒必要再去质问老头杀人的原因,毕竟,从这个老头轻描淡写的语气就可以听的出來,杀人对他來说,实在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

更何况,这个老头说的也有几分道理,人都已经死了,再去追问什么已经沒有任何意义了,

只要杀了这个老头,大仇也就得报,

“这八块玉佩是明代的,虽然是八块,其实当时是一个整体,也就是八卦形的一块玉盘,最终却被能工巧匠分成了八块,并且配以八卦图案为记号,”老头淡淡的说道:“这八块玉佩分别代表八门,乾者,天也,物之主也,”

说完这话,老头看向了李含玉和叶柔,说道:“李九鼎拥有的就是刻有八卦中乾的图案的那块玉佩,所以代表着他是玉佩的主人,应该说是整个玉盘的主人,而我拥有的则是刻有坤的图案的玉佩,坤者,地也,智当博也,这句话的意思,其实跟八卦中的图案沒什么多大的关联,只是以坤代表地,地大物博,是说地门中人,应该智计百出,”

随即,老头看向了林枫,说道:“你是雷门传人,玉佩上面刻的是震的图案,震者,雷也,出手当雷霆万钧也,这句话,你应该知道吧,”

“沒错,我也正是为了解开这个谜題而來,”林枫点了点头说道,

老头点了点头,看向了梁蓉,说道:“疾风堂的传承玉佩上面刻着的是巽的图案,巽代表的就是风,只是你和你父亲都不知道玉佩有什么意义,只是把它当做疾风堂的信物对不对,”

梁蓉默不作声的点了点头,看向老头的目光却是充满了杀意,

“呵呵,”老头笑着摇了摇头,叹着气说道:“可惜啊,疾风堂传承了几百年,香火不断,传人不断,到了你父亲这一代,已经不知道玉佩的意义了,”

兀自感叹了好一会,老头才又开口说道:“这话其实应该从头说起,八门存在又不存在,存在是说八门的的确确存在,而不存在是说八门不在世人的视线之内,”

“那我爸爸呢,”楚淑婉忽然在这个时候插嘴问道:“他的死是不是跟你有关,”

“你爸爸是自杀的,”老头看着楚淑婉说道:“但是,他跟玉佩也是有关的,其实,他也是八门传人之一,只不过,他身上沒有八卦图案纹身,原本也是不知道八门的事情的,但是巧合的是他年轻的时候碰到了我,而他手里的玉佩,则是他身份的最好证明,

当然,我也是经过一番调查,才最终确定了他是八门传人的,确定这件事情之后,我才告诉了他八门的事情,他也曾跟我一起寻找其他的玉佩,不过,后來我杀了一个玉佩传承者,也就是八门的传人之一,夺走了他手里的玉佩,

这件事情可能对他影响太大,他把玉佩留给了我,而后退出了寻找玉佩的事情,再后來他遇到了你妈妈,之后就过着平凡人的生活,

可我沒想到的是拍卖会上他也出手竞拍玉佩了,所以他又被牵扯了进來,看到他牵扯进來,我本能的认为他沒放下八门,沒放下玉佩的事情,可沒想到后來他以死明志,为的也是你们母女的安全,所以,后來我虽然通过成玉一再相逼,却沒有真的对你们母女出手,”

说到这里,老头看向了成玉,说道:“沒想到的是,你竟然掺合进來了,”

“这沒什么好奇怪的,人都是为利益所驱动,既然玉佩隐藏着巨大的财富,我怎么可能不动心,”成玉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说道,

“这也是你聪明,能联想到一些什么,”老头点了点头,说道:“换了别人,你要跟他说宝藏之类的,那人肯定会以为你是神经病,”

“好了,闲话少说,我从头说起吧,”老头又把话題扯了回來:“这件事情其实要追溯到闯王李自成,当年闯王攻占北京,却不料吴三桂与清兵联手,闯王大败,退出北京之前,带走了大量的金银珠宝,当然,也有传说闯王为了携带方便,,把银子熔铸成银饼,每块重达千两,据说,这样的银饼,他带走了几万块,而且,还有一个传说,晋商的崛起,就是因为闯王李自成,

当然,这不过是传说而已,可是,有句话叫无风不起浪,历史上的传说,其实很多都是有些依据的,

闯王当年的确是从北京带走了大量的金银珠宝,也的确是把这些金银珠宝藏匿了起來,当做东山再起的资本,”

说完这段历史传闻,老头的目光在众人脸上一一划过,才又继续说道:“玉盘就是开启闯王宝藏的钥匙,八门其实是闯王以及七个部下藏匿起來后的代称,这就是八门既存在又不存在的原因了,

闯王当年兵败之后,生死不详,其实是隐匿了起來,闯王以及他的七个部下,把玉盘分成八块玉佩,也就有了八门,李九鼎就是闯王的血脉传人,所以他才会持有乾者玉佩,而我所属的地门,其实是当年闯王军师的传人,”

顿了一顿,老头才又说道:“现在你们应该明白了,你们这些拥有玉佩的,其实就是当年闯王七个部下的嫡系传人,八门传人胸口都有玉佩图案的纹身,只是,几百年过去了,玉佩的真正意义越來越少人知道罢了,

时至今日,东山再起已然成了笑话,不过,宝藏却是的的确确存在的,李九鼎身为闯王一脉传人,宝藏应该属于他有,可他明知道这一切,却不去寻找其余另外七块玉佩,那我也只好取而代之了,”

“还不是为了宝藏,”这一次,成玉都撇嘴了,

林枫却是摇了摇头,有些不太同意成玉的话,因为从老头脸上看的出來,宝藏对他的吸引力似乎沒有那么大,

如果宝藏对他真的那么有吸引力,他又怎么能安心在墓园当个看墓园的,更何况,能养这么多的手下,想必老头其实是不缺钱的,

真正让老头如此执着的,怕是他的心了,也许该说,老头心里有一股执念,就是要集齐八块玉佩,打开李自成的宝藏,亲眼看看这个宝藏,都并不一定会把这个宝藏据为己有,

这应该是一种强迫症,一种强迫心理吧,

“为了这个可笑的宝藏,为了这可笑的理由,死了那么多人,”林枫一脸迷茫似的笑容,摇着头说道,

不过,唯一对林枫有一丝安慰的,就是今天得知了雷门的消息,可他却想不到,雷门竟然是以这种可笑的原因存在的,

“你手里已经有五块玉佩了,”林枫淡淡的说道:“现在我手里有三块,八块玉佩已经全都出现,”

“沒错,”老头双眼微微眯了起來,散发着精光,说道:“所有的事情,今天该有一个了结了,”

说完这话,老头朝后退了一步,他的那些手下立刻围了上來,把林枫他们给包围了起來,

“他们还不够看,”林枫说着话,人已经冲了上去,

除了蛮牛留在了成玉身边,成玉的几个手下也都迎了上去,梁蓉,唐诗韵,花野真香动作也不慢,立刻迎着老头的这些手下冲了上去,

林枫终于见识到了成玉这几个手下全力施为的实力,老头的手下身手其实相当不错,可在他们手底下,往往过不两三招就会被直接干翻,

看到这一幕,老头已经知道自己轻敌了,他错误的估计了成玉的几个手下的身手,另外还有一个动手带着各种毒的唐诗韵也是相当让人头疼,不知道唐诗韵到底用了什么毒药,老头的手下往往刚刚靠近她,还沒等出手就开始踉跄脚步,随之而來的自然就是唐诗韵的痛击,

不过,老头脸上却是沒有流露出任何失算的神色,而是稳步走向了成玉的一个手下,只见老头一伸手就抓住了成玉一个手下的胳膊,随即一记肩撞,成玉这个手下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朝后倒飞而去……

一场大混战,却沒有持续多长时间,老头的手下不是林枫他们一伙人的对手,可林枫他们依旧不是老头的对手,

老头刚出现的时候,成玉的手下就觉察了这个老头是个相当厉害的角色,可是,谁都沒有想到这个老头竟然会厉害到这种程度,

老头自己的手下倒了一地,可老头却对他们不闻不问,看着林枫说道:“知道我为什么会守墓园吗,就是因为莲花墓园是离这里最近的地方,而这里以前并不叫九连山,而是叫九龙山,是闯王的宝藏藏匿地,

原本的九龙山其实很高,只是这几百年也不知道有多少次地壳运动,使得九龙山变成了现在九连山的样子,

我出來的时候的那个洞口,是我这些年來一点一点挖进去的,刚好挖到宝藏的入口处,把你的玉佩给我,”

“想要玉佩,”林枫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说道:“沒那么简单,”

此时也就只剩下林枫一个人还站着,成玉的几个手下,以及唐诗韵他们,都在极短的功夫被老头给击倒,如果不是成玉的那个手下在老头攻击林枫的时候替林枫挡了一下,此时林枫怕是也站不起來了,

可是,即使是这样,林枫也受了伤,

“不要,”唐诗韵看到林枫竟然从身上掏出一瓶酒灌进嘴里,顿时大惊失色,

“临死也不忘喝一杯吗,”老头微微眯起了眼睛,迎着林枫走了过去,老头的脚步不快,却是很稳,

“砰”的一声,老头一拳击中林枫的胸口,林枫顿时倒飞了出去,落地之后还吐了一口鲜血,

“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头冷声说道,再度朝林枫走去,准备从林枫身上拿出那三块玉佩,

可他沒想到的是,林枫却立刻站了起來,

老头对自己出手的力道可是相当有信心的,刚才那一击,林枫被自己结结实实的打中,怎么可能还站的起來,

不过,随之而來惊愕还在后面,只见林枫双眼通红,就像是一头择人而噬的野兽一般扑了上來……

一年以后,一家极其高档的疗养院内,一个面色苍白的年轻人坐在轮椅上,闭着眼睛享受着温暖的阳光,在轮椅的后面,站着一个大家都熟悉的女人------唐诗韵,

“又要走了,”坐在轮椅上的年轻人懒洋洋的问道,

“嗯,”唐诗韵轻轻嗯了一声,

“你就不必再为我费心了,”坐在轮椅上的年轻人轻笑一声,伸手轻轻拍了拍唐诗韵扶着轮椅的手,说道:“好意我心领了,”

“林枫……”唐诗韵喊出这个年轻人的名字,却是苦笑不已,

一年前九连山脚下的那一幕,怕是在场的人永远都不会忘记,喝了酒之后的林枫像是一头野兽一般把老头撕成了碎块,那个场面的血腥,根本是无法想象的,可林枫却也因此而受了重伤,直到现在还沒调养好,

“我觉得这样不错,”林枫轻笑着说道:“至少沒人会找我麻烦不是,”

“胡说八道,”成玉的声音响了起來,紧接着人也走了过來,说道:“你在这里住着是挺舒服的,可我的钱花的很心疼啊,你知道在这里住一天多少钱,你倒好,一住就是一年,赶紧让唐诗韵想想办法治好你,你好赶紧走,”

说完这话,成玉转而看向了唐诗韵,问道:“这一次有把握了吧,”

“差不多了,”唐诗韵笑了笑,说道:“其实,前几次用药已经很有效果了,只是他身上中的毒变得有些麻烦了,我不得不去找几味古书上记载的药材,这几味药材主要是为了给他解毒而已,”

林枫却是在这个时候笑着插口道:“成玉,你也太绝情了吧,玉佩都给你了,宝藏是属于你的了,你还跟我计较这点小钱,”

“哎,”成玉叹了口气,说道:“别提了,宝藏已经不属于我了,为了蛮牛他们,我已经把宝藏捐献了,已经有相关部门秘密接手这件事情了,要不然的话,九连山下死了那么多人,这件事情根本就掩盖不了,”

宝藏捐献,意思就是属于国家了,当一个国家都在掩盖一件事情的时候,效果也就可想而知了,

“她们呢,难不成你还不打算告诉她们真相,”成玉看着林枫问道,

“不要了,我永远不会再出现在她们面前了,就让她们一直相信我死了就好,”林枫笑了笑,说道:“我的死讯都是你通知她们的,我再出现岂不是说她们见鬼了,”

“得,别把一切都往我身上推,是你让我告诉她们你的死讯的,”成玉说道:“不过,我得跟你说一声,你的老宅已经是属于高凤仪的了,那个傻女人,还有那个日本女人,可还都在你家里呢,听说,你的那个学生,最近也打算搬到你老宅里去住,”

“随她们吧,”林枫说道,

“这一次,我出去不止是再给你找药材,”唐诗韵看着林枫,深吸一口气,说道:“我准备再去滨海你的老宅里,把事情的真相告诉她们,”

“你疯了,”听到唐诗韵这话,林枫转过头來,瞪大了眼睛看着唐诗韵,说道:“好端端的干嘛要跟她们说我沒死,你这不是给我找麻烦吗,”

“她是不是给你找麻烦我不知道,但是,我想我有件麻烦事要告诉你,”成玉在这个时候说道,

“啊,你有什么麻烦事,”林枫问道,

“不是我有麻烦事,而是麻烦事找上你了,有关部门决定吸收你进去,”成玉神神秘秘的说道:“所以,这一次你的毒解了之后,你会很忙,”

“呃……”

几人正交谈着,就听的一阵嘻嘻哈哈的声音传來,脚步声也是大的离奇,

“蛮牛來了,”听到这脚步声,林枫就知道又是蛮牛他们几个來了,自从一年前他们见到林枫喝了酒之后的状态,简直把林枫视作天人,成玉的这几个手下,就此认定林枫是深藏不漏的大高手,沒事就來看看林枫,

当然,他们现在已经漂白,有了光明的身份,这也是成玉捐献宝藏的功劳,不过,虽然是有了光明的身份,可因为这些家伙的特殊,被扔进了特殊的部门,也并算不得清闲,

“林枫,很快我们就会成为同事了,”蛮牛看到林枫在院子里晒太阳,几步就走了过來,哈哈大笑着说道,成玉的其他几个手下,也是一脸笑意的看着林枫,

“你们乱搞什么,我这才过几天清闲日子,”林枫一脸无奈的说道,却是看到唐诗韵已经悄无声息的走远了,不禁大声喊道:“喂,喂,唐诗韵,不准跟她们说我还沒死,”

唐诗韵似乎是沒有听到林枫的话,头也不回的走掉了,剩下的则是成玉以及她的几个手下的坏笑声…… (全书完)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